<nav id="vmr1d"><listing id="vmr1d"><nobr id="vmr1d"></nobr></listing></nav>

    <form id="vmr1d"></form>
        1. <sub id="vmr1d"></sub>

              <sub id="vmr1d"><listing id="vmr1d"><nobr id="vmr1d"></nobr></listing></sub>

              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 長情動態
              涂小某、王某上訴撫養費糾紛案

              【要 旨】

              因自身嚴重先天疾患而額外產生的必要護理費用,未成年子女要求不共同生活的父母一方承擔的,應當酌情予以支持。同時,也由于此類兒童的特殊性,其父母也承受、經歷了遠超正常家庭父母的心理壓力與困境,有必要引入心理咨詢師為父母雙方進行心理疏導以及在未來如何撫養這類特殊孩子在方式上提供指導,幫助緩解雙方的對立情緒、增強陪伴特殊疾患未成年人成長的生活信心。

              【案 情】

              涂某某、王某于2013年12月協議離婚,離婚后于2015年1月生育兒子涂小某。涂小某自出生即患有先天性疾病需長期接受治療護理,出生后涂小某隨母親涂某某一起生活。2017年6月,涂某某起訴請求判令涂小某由其撫養,王某支付撫養費。一審法院調解涂小某隨涂某某共同生活,王某自2017年9月每月支付撫養費5,000元,并支付2017年8月18日之前已經發生的醫療費30,000元。2017年9月,涂某某作為涂小某法定代理人再次起訴,請求判決王某支付2017年8月之前的撫養費、護理費合計310,000元。王某則不同意再行支付相關費用。

              【審 判】

              一審法院認為,撫養未成年人是父母法定的權利和義務,如父母雙方因撫養問題發生爭執不能達成協議時,由人民法院根據子女的權益和雙方的具體情況判決。撫養費包括子女生活費、教育費、醫療費等費用,一審判令王某適當補付涂小某2015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間的部分撫養費57,500元,駁回涂小某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涂小某上訴至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王某支付其生活、護理等費用共計19萬余元。王某同時也提出上訴稱其已經支付過部分費用,其也無力承擔更多費用,請求撤銷一審判決,駁回涂小某一審全部訴請。二審審理期間另查明,涂小某自其出生后一年半內即已三次接受手術治療,并需長期護理。

              二審法院審理后認為,本案為撫養費糾紛,王某及涂某某作為涂小某的父母,理應依法分擔涂小某必要的生活和教育費用。本案重要特殊性在于,涂小某自出生起即患有先天性疾病,多次手術治療后,均需得到具有持續性的特殊護理,尤其在涂小某嬰幼兒階段,其日常護理工作內容更有別于普通嬰幼兒。因此,涂小某就此提出的關于護理費用的主張具有一定合理性。二審法院根據涂小某患病護理的特殊情況、王某在先支付費用情況及其經濟狀況等綜合因素,判決維持一審判決,并判決王某應另向涂小某支付自2015年2月至2017年8月間護理費100,000元。

              【意 義】

              本案是一起對特殊兒童體現司法關懷和審判溫度的典型案例。根據婚姻法的規定,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父母不履行撫養義務時,未成年的或不能獨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給付撫養費的權利。本案中,由于涂小某先天患疾,生活中需要額外的特殊護理,其要求王某分攤承擔護理費用屬合理訴求。二審法院從未成年人身體狀況的特殊性、緊迫性和關聯角度進行綜合考量,從實際需要出發,本著兒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則處理本案,有力地保護了特殊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

              本案另一典型性在于,二審審理期間,合議庭充分關注到雙方對立的情緒和矛盾尖銳狀況,以及涂某某長期單方撫養涂小某所面臨的困境,二審法院邀請了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對雙方當事人進行心理疏導和未來與涂小某相處方式指導,極大地緩和了雙方的對立狀況,雙方均平靜接受二審判決結果。


              文章來源: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網

              返回上級

              長情家事 ◇ 在線咨詢

              Changqing Family and Online consultation

              點擊刷新